草木的芬芳 印染了時光

              發布:2022-11-11 09:19:39   來源:揚州晚報   評論:0 點擊:
              本文導讀:一捧花瓣、一束草葉,翩然飛落于潔白織物,與它緊緊相擁,直至身軀融化,留下斑斕印痕。

              本文關鍵字:印染

                一捧花瓣、一束草葉,翩然飛落于潔白織物,與它緊緊相擁,直至身軀融化,留下斑斕印痕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一如詩意象,幻化為中國漢字,即為“染”。它的三個部件——“水”“九”“木”,傳神解讀了這項傳統技藝的精髓:由植物提取染料,故從木;染色離不開水,故從水;染色須反復進行,故從九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印染,一種古老的技藝。千百年來,印染技術繁復推演,迭代更新,唯有一點不變,那就是始終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往昔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華夏云裳璀璨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中國紡織技術的產生時間,有實物可考的是8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。至黃帝、堯、舜時期,已是“垂衣裳而天下治”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商周時期,染色技術出現,所用染料提取于礦物和草木,著色方式為手繪(涂染)、繪繡并用、浸染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周代將服飾顏色作為“禮”的重要內容,專設“天官”“地官”“秋官”等分管染料生產和染色,并將染事分為四季,《周禮·天官》有載“春暴練,夏纁玄,秋染夏,冬獻功”。同時規定,帝王和百官的服飾等,均需按照等級制度,染繪相應的色彩和紋樣?!蹲髠鳌氛f貴族們“衣必文彩”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秦漢之后,模板印花開始出現。模板又分為凸紋和鏤空兩種。凸紋模板類似于印章,捺印于織物上。鏤空模板是將花版放置在織物上,用刮板或刷子往鏤空處涂抹染料,使色彩漏于織物,此即型版漏印。“夾纈”技藝由此演變產生,即用兩塊雕鏤相同圖案的花版,將布帛對折夾在中間,然后浸入染液,染液從鏤空處滲入布帛,去版后,布帛上即顯現對稱花紋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此時,染色已基本采用植物染料。東漢《說文解字》中有39種色彩名稱,明代《天工開物》《天水冰山錄》記載57種,清代《雪宦繡譜》出現了704種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由于夾纈所需花版木質講究、雕刻不易,南宋起,逐漸被成本低廉、制作簡便、花紋精細的桐油涂竹紙所取代,紙版漏色技藝漸成主流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春秋戰國時期,絞纈(扎染)技藝出現,它是在布帛上將需要染花的部分用線縫絞后抽緊,或捆扎、折疊成各種形狀,浸染后拆開。因絞扎折有防染作用,白色花暈便自然展現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蠟也是很好的防染劑。秦漢以降,我國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將蜂蠟或石蠟加熱融化后,用刀或筆點畫于布帛上,染色后去蠟,便形成白色圖案效果,此即蠟纈(蠟染)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唐代發明了用石灰和豆粉調制成漿進行印染的技術。將型版漏漿后的織物浸入染液,再經刮漿、清洗,彩色織物上便現出白色圖案,此即灰纈。如果染液系用藍草提取的靛藍,就會呈現獨特的藍白相間效果,即通稱的“藍印花布”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19世紀末,外國資本挾帶工業印染技術進入中國。20世紀初,中國民族印染工業開始萌芽。中國傳統印染技藝生存空間急劇萎縮,只有在中小城市、農村和百姓家中,尚能見到它倔強的身影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進入21世紀,隨著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日益重視,傳統印染技藝得到了復蘇和保護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揚州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曾是印染重鎮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地處沃野的揚州,種麻織布、養蠶繅絲的歷史悠久。揚州絲綢早在周代前后就成為貢品,漢代已達到很高的水平。魏晉南北朝時,據《中國實業通志》載,“揚都有全吳之沃、魚鹽杞梓之利,充仞八方,絲錦布之饒,履衣天下”。唐代,揚州的絲織、皮革、制衣等業,在全國手工業和對外貿易中均居鰲頭地位?!都尉肝P志》云:“唐廣陵郡貢蕃客錦袍二十領、錦被五十張、錦袍二百領、獨窠細綾十疋……”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宋代,揚州制麻織布十分繁盛,蘇軾曾在《次韻蘇伯固游蜀岡送李孝博奉使嶺表》一詩中寫下“綠渠浸麻水”“家家機杼鳴”之句。元代,馬可·波羅在其行記中寫道:“來到一個名寶應的大城鎮。居民……靠工商業維持生活,絲產量很高,并且織成金線織物……”清代及民國初期,揚州綢緞業相當興旺。民國十年編修的《江都縣續志》載:綢緞業歲銷銀幣約四十余萬,布業約一百五十萬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織造業的繁盛史,也是印染技藝的華彩史。自古就是中華經濟文化重鎮的揚州,留下了無數描繪云裳麗色的詩篇,比如“雨過隋堤原不濕,風吹紅袖欲登仙”“自摘園花閑打扮,池邊綠映水紅裙”等等。而筆觸最為細致的是清代李斗所著《揚州畫舫錄》:“揚州染色,以小東門街戴家為最,如紅有淮安紅,本蘇州赤草所染,淮安湖嘴布肆專鬻此種,故得名。桃紅、銀紅、靠紅、粉紅、肉紅,即韶州退紅之屬。紫有大紫、玫瑰紫、茄花紫,即古之油紫、北紫之屬。白有漂白、月白。黃有嫩黃,如桑初生;杏黃、江黃即丹黃,亦曰緹,為古兵服;蛾黃,如蠶欲老……”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染色需要大量植物,《明史·食貨志》載:“洪武時置藍靛所于儀征,種青藍,以供染事。”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清代中期之后,隨著國家經濟的衰微、揚州交通優勢的減退,揚州印染技藝進步放緩。但從另一層意義上來說,傳統印染技藝得到了較好的保存。至晚清時,在染缸里用土靛、花草染色,仍然是揚州染坊的日常圖景。至民國初年,揚州共有染坊10戶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民國元年、民國三年,在中國率先接納西方印染技術的浙江紹興幫來到揚州,先后開設春生、錦城洗染店,采用洋靛染色,且洗、染、燙俱做。從此,揚州印染業出現了中西染法并存的局面。至新中國成立時,揚州共有中染店12家,西染店25家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在民用印染業曲折發展的同時,揚州工業染織也在清末開始了蹣跚前行。1911年,泰縣林友業、李祥和、李祥泰合資在姜堰鎮創辦泰綸布廠。1916年易主。1930年改稱泰縣工場泰綸元記染織股份有限公司,染織配套,職工1000余人,生產各種粗細色織布,為當時江蘇省棉紡織印染業十大工場之一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今日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草木芬芳再綻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時代車輪滾滾前行。1956年,揚州洗染業實行公私合營。當時,市區計有72家染店,部分中染店合并新立為“揚州印染工場”,掛牌地點在觀巷19號“游德大”染坊原址,歸口百貨公司領導,1964年更名為揚州印染廠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從此,揚州印染沿著兩條路徑持續發展。一條是以揚州印染廠為龍頭的工業印染業,主要從事大批量色布、印花布等生產資料的印染;另一條是開設在街頭巷尾的大大小小的洗染店,專門為民眾提供生活服務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街頭洗染店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經紅極一時。許多家庭購買尺幅較寬而又耐磨的白大布,送洗染店染上自己喜歡的顏色,再裁剪成衣物。衣服穿久掉色后送店重染,又似新衣一般亮眼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揚州工業印染在70年代末引進了國外現代化的染色印花設備,進行了“大換血”式的技術改造。但由于體制機制、經營管理等方面的問題,揚州印染廠于21世紀初被迫歇業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離開工廠后,一些從事印染設計和制作的專業技術人員難舍情結,辦起了個體印染工作室,加入到民間印染的行列,祝洪萍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立足傳統印染技藝,憑借自身積累的美術知識和印染設計專長,開辟出一條藝術印染之路。2021年6月,她的“拈花染草文化創意工作室”入駐揚州三灣“運河非遺體驗館”。從此,揚州傳統印染再度進入人們視野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走進這間工作室,一股植物清香撲面而來。抬眼四望,五彩繽紛的印染織物、新穎別致的印染文創,件件悅目吸睛。而最引人注目的“家當”,要數那一字排開、綻放著藍靛花的染缸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染料是有生命的,當它太過繁忙,便會‘累’,任你放什么織物下去也不再著色,這時就得讓它休息一會,謂之‘養缸’”。說這話時,祝洪萍的目光專注而深情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工作室的墻上嵌著一句詩:“染一湖風月,留一錦斑斕。”這是古老絕藝的精當表達,更是未來愿景的美好期許。
              (本文來源:揚州晚報)
              免責申明: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國家紡產業網尊重各行業網站及各通訊員之版權,如發現有本網未署名而刊登您的稿件,請與我們聯系。中國家紡產業網熱誠歡迎家紡行業相關人士成為本網通訊員,請點擊登錄注冊。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從一條布街到國際紡都 ——寫在中國輕紡城冠名三十周年之際(下)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          --> 虐孕大肚学校边生边做